写在冬雨里的短句
2014-01-20 16:22:16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朔风虽软却刺骨,不请自来透心凉;点滴清泪千枝柳,遮天蔽地屏风秀……又一个星期六的早晨,面对又一次的脚步轻、潜入夜的冬雨,趁着朦胧
 “朔风虽软却刺骨,不请自来透心凉;点滴清泪千枝柳,遮天蔽地屏风秀”……又一个星期六的早晨,面对又一次的脚步轻、潜入夜的冬雨,趁着朦胧之色,突然悄然而下时,踱步于偌大的场院,闲情逸致中的我,禁不住吟咏起来。虽然,既未遵循平仄范例,又少押韵和谐之美,完全是胡诌乱嚼之语,但毕竟表达和阐述了自己彼时彼地最真实的心境与情感。那触景生情、思绪飞扬、乐观开怀的灵感神态,都是在我毫无心理准备、又没有任何事先征兆的刹那一瞬间,火花电石般的先浓缩后点燃再迸发出来的。觉得就象这寒冷的冬天,走在二楼的阳台间,不经意地把一瓶滚烫的开水,泼在了紧壁一层高的贮藏室屋面的瓦楞上,很快便在屋檐下长出、挂起串串根根冰条冰棱一样,通体透明,寒光森森,晶晶发亮,给人一种冷峻端庄的美,心地间肃然起敬的生发起丝丝缕缕的神秘圣洁的感觉。

  因为这是一场与众不同别出心裁又不期而至不请自来的冬雨,刺激了我自以为已经老钝又枯萎的情感与思绪。而且,说是冬雨,其实只不过是星星点点,三三两两,轻轻缓缓,慢慢腾腾,非常地稀疏、慵懒、散漫,无精打采的,显得了无生息。还因为,第一天的晚上,广播里和电视上的天气预报,反复一再地申明:明天无雨,而且晴转少云。可真的到了第二天、天还未完全放亮的时候,就悄悄下起了这微末般的冬雨。不仅打乱了我周末要出行的好安排,更扰乱了我放松过个周末的好心情。懊恼紧随沮丧,接踵而来,一时半刻,无以言表。

  我仰起头,看着泪眼朦胧的天,再望望湿润潮气的地,愈发觉得:人算不如天算,一切既不可预知,也无法回避躲让。眼下当前,只有直面。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或许是因突然下雨而倍觉无聊,我旋即把反映自己此时心境的这首非诗似诗的短句,发给了比较熟悉又相当有才华的一位年轻的老师朋友,想让他也分享一下我的这一独特精神快餐,并请他从专业的角度,对此提出一二三点地道的斧正见解来。因为,我的这位老师朋友,不仅教书育人是一把好手,而且写文章更是一个高手,时常在报章上发表视角独特手法新颖的美文,让我叹为观止,敬仰不已。

  因为也是周末吧,他很快就回了信,话说得诚恳得让我脸红发烫,暗暗吃惊不已:“师傅好:斧之,徒弟不敢亦不能,好生学习才是!古人云,以我观物皆着我之色。拜读师傅这首诗,感觉起初‘凉意’四溢,我想不光朔风所致,更因身体不佳之故。我手写我心,真实自然!诗末,笔锋一转,师傅从这阴霾的天气中读出了‘屏风秀’的感觉,我想只有乐观上进阳光之人,才会有此感。再猖狂的朔风,也敌不过来自身边亲人朋友的关爱与问候。欣赏并祝福师傅摆脱感冒,尽享阳光!”读着这样一封画龙点睛入木三分的评语般的回信,我的心境可想而知:阳光灿烂,暖流奔腾,满面春风,异常地振奋。毕竟是当着优秀教师的,毕竟是经常舞文弄墨的,毕竟拥有着独特的慧眼和奇妙的心智,所言所语,总是这么的熨切妥贴。把我欲尽言而未尽兴的话语,淋漓尽致地拓展开来、延伸出去。真可谓:尺幅难锁无边景,素绢揽尽天上云哪!飞扬的文思、精巧的裁剪,用“珠联碧合,天衣无缝”来形容毫不为过。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一首信口开河嚼来的短句,经他这一升华,竟然变得如此地美妙多姿,意趣盎然。我想,这首写在冬雨里的短句,不仅随雨融化到了沉沉厚厚的冬土中,更深深地埋进了我的心田里,扎根、发芽、生长,经年累月定旺盛。

  ——记于2014年1月14日星期一下午。

 

相关热词搜索:写在 冬雨

上一篇:年终了给自己颁个奖
下一篇:期待冬日的雪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