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纳德·科斯的“会计学之旅”
2013-10-18 10:25:2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导读】在英国,自历史成本的发明以来,会计理论几乎没有什么进展,1930年代更是被公认为会计学发展的停滞期。直

  【导读】在英国,自历史成本的发明以来,会计理论几乎没有什么进展,1930年代更是被公认为会计学发展的停滞期。直至1930年代末,英国会计理论界与实务界的关系仍不密切。不过,幸运的是,那时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是个例外。

    那里的商学教授阿诺德·普兰特(Arnold Plant)鼎力支持一些年轻学者在自己喜欢的学术领域开展研究,以便理解和推进财务会计与成本管理会计。这些年轻人当中,便包括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H.科斯(Ronald.H.Coase)。科斯等人的研究,为那个时代沉闷的会计学带来了一些活力。这场与众不同的“会计学之旅”,使科斯理解了企业实际的经营与管理。

  老师和同事的影响

  科斯的老师普兰特是一位应用经济学家,他并不热衷于所谓的“高级理论”,而更为关注工商管理中的常识。普兰特极具管理天赋,在21岁时就担任了一家公司的经理职务。他对当时经济学理论的看法,对科斯产生了巨大影响。普兰特认为,经济学家们的理论看来无法解释现实生活中的管理问题。

  普兰特的其他学生(也就是科斯的同事们)也大都颇具潜质,虽然当时名不见经传,但后来都成为杰出的学者或商界名流。其中,阿瑟·刘易斯(Arthur Lewis)于197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阿瑟·塞尔顿(Arthur Seldon)长期任职于伦敦经济事务研究所;罗纳德·爱德华兹(Ronald Edwards)和富勒(Ronald Fowler)甘愿冒着被鄙视的风险,批评历史成本计量方法,前者后来成为工业组织研究的教授,随即投身商界,后者追随普兰特组建的商业管理系,并对会计理论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此后威廉·巴克斯特(William Baxter)成为英国首位会计学专职教授;巴兹尔·亚梅(Basil Yamey)和大卫·所罗门斯(David Solomons)也是声名显赫的会计学家。

  科斯回忆说,自己在当时从未修过任何经济学课程,但是同事们的研究,尤其是从事会计研究的爱德华兹和富勒等人对成本和折旧的新认识,无疑激发了自己的灵感。

  执意打开企业的“黑箱”

  在1930年代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斯获得前所未有的自由思考经济问题的机会。他同时关注会计和企业理论,学习工厂会计、成本会计和财务会计,了解到很多计算成本、评估存货价值和成本分配的方法。他注意到,尽管每一种方法都有其正确性或可以被接受,但对企业的影响却大不相同。1938年,科斯在《会计师》周刊上连续发表了一组(12篇)以《商业组织和会计师》为题的文章,“这是当时唯一系统地介绍机会成本观念的文字”。科斯在这些文章中表达了一个观点:商业管理中的成本应被视为机会成本,而对企业的成本会计与机会成本的理解有利于增进对企业组织的理解。他的研究工作表明:会计为经济研究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原始资料;会计师应重视改变会计实践,以更好地服务于对真实经济世界的研究。科斯在1930年代对英国钢铁公司的研究提出,著名经济理论家对银行信贷行为的看法是错误的。这也再次表明,会计数据对经济研究具有重大的潜在价值。

  科斯所要做的,就是发现经济学的真相。他强烈地意识到,新古典经济学将企业视为“黑箱”的假设根本不能成立,而如果非要在这个基础上建立经济理论,那么该经济理论就是“一个飘在空中的理论”,这样的经济学无非是“黑板经济学”。他执意要打开企业的“黑箱”,因此就不得不向权威发出挑战。他认为,马歇尔的成本理论值得商榷,尽管马歇尔在当时已经是经济学界的泰斗。他也不认同罗宾逊夫人关于经济学假设的看法。罗宾逊夫人认为,经济学的假设一要简单,二要真实,如果二者不可得兼,宁可舍弃真实。科斯则认为,“他心目中的经济学,不但要能处理真实世界的问题,而且手法还要精确。”

  然而,当时人们并不认为会计数据能对经济研究有任何用处,而这样“超前”的研究方法“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离经叛道”。

  科斯“会计学之旅”的遗产

  尽管最初反响平平,但自1950年代到1960年代初,爱德华兹和科斯等人的会计思想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政治三巨头”巴克斯特、哈罗德·埃迪和所罗门斯所发展,并渐行为当今的“主流”。可以说,没有当时的“离经叛道”,我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丰厚遗产。

  就经济学界而言,轻视乃至鄙视会计的思想一直根深蒂固,似乎再没有哪一位经济学家如科斯那样了解和重视会计学。尽管在90年前,哈特菲尔德(Henry R.Hatfield)就写下题为《簿记之历史性辩护》的经典论文,号召人们正确地对待会计,但直到今天,我们仍必须不断地为会计的内涵和意义进行辩护。

  既然会计理论是企业理论的一部分,企业理论可以引领我们认识真实经济世界,那么,会计学理论界和实务界也应扪心自问:我们的理论研究是否来自于实践?我们的“模型”的诸多假设,离真实世界有多远,是否忽略了社会、历史、文化以及政治对经济运行的影响?我们的会计实践是否有助于人们理解企业的真实状况?

  在当今的学术研究中,批判精神和脚踏实地的精神似乎日渐萎缩。也许,批判精神和脚踏实地的精神,应该成为科斯的“会计学之旅”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遗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光明来自东方——菲波纳奇1202年的算盘书
下一篇:学术的乡土会计的殿堂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