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男子汉的秘密
2014-02-26 16:13: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上初三那年,机关大院里开通了学生班车。每天的起早贪黑中,我发现了低我两年级的漂亮女孩文。  相对大院里超出座位数两倍的学生而言
    上初三那年,机关大院里开通了学生班车。每天的起早贪黑中,我发现了低我两年级的漂亮女孩文。

  相对大院里超出座位数两倍的学生而言,每天上学放学的抢座位成了一件大事。若想得到一个座位,每次都得经过一番近乎贴身的“肉搏”,这也意味着那些势单力薄的女生只能一路站着。

  那天早上,车门前照例出现了一轮拥挤热潮。忽然间,文被后面的人墙挤到我跟前,在一阵不知所措中,我不由自主地用手在前面撑开一方空间,好让文顺利地进入车内。

  我这项单方面的“英雄救美”行动显然激怒了后面的男生们。接下来,一只有力的拳头径直捣过来,我看清了,是那个救美不成怀恨在心的海波。

  我们当即在车上扭成一团儿。一时间,车厢内的惊呼声、劝阻声、叫喊声响成一片。但与人高马大的海波较量,我明显落了下风。

  正在这时,一声尖锐的呼喊盖过了所有声音:原来是上班的母亲碰巧看到了这令她揪心的一幕,当即不由分说扑向海波。母亲的手不断落在海波厚实的身板上。海波被这位娇小而勇敢的前辈镇住了,一场激烈的争斗戛然而止。

母亲心疼地摸着我被打青的额头,搂住我回头狠狠地盯着海波:“我家林子自小体弱多病,人又老实本分,你干吗欺负他?下次你要还这样,我就告诉你爸妈,告诉你老师……”

  母亲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整个车厢的人在默默地听着。海波先是一愣,看了看我,脸色渐渐由惊惧转为不屑,嘴角甚至还浮起一丝得意的、嘲弄的、冷冷的笑。

  忽然间,一道熟悉的目光穿越母亲的声音针一般射向我。是文!就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我读出了饱含的同情、惶惑、惊讶……那是一种我一辈子不愿也不敢揣度的眼神,被它击中的滋味,比被海波摁在地上更难受。

  后来,我没再坐过学生班车,我怕再见到文的目光。但这种感觉,我一直无法对母亲启齿。当时,我15岁,已是个很要强的男子汉了。

  我感谢母亲,她身躯弱小,却为保护我挺身而出;可我又内心痛苦,我不需要这样的保护,我能解决自己的问题,不需要母亲帮我打架。

  那一年,我承受了一场沉重的母爱。我很想跟母亲谈我复杂的感受,但始终没有说出口。它像一个包袱,将我压抑到今天。我想对所有15岁男孩和他们的母亲说:作为孩子,应当学会谨慎地处世为人;作为父母,在保护孩子的同时更要赋予他们独立,尊重他们的自尊。

相关热词搜索: 男子汉

上一篇:婆婆的外套
下一篇:列车上的那名女子

分享到: 收藏


湖北会计网安卓手机app扫描下载
湖北会计网苹果手机app扫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