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永远是那么年轻
2013-10-17 11:16:3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人到晚年,总喜欢怀旧,总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和事。这不!前不久我在街上遇到了我初中的老师,我亲切地叫了他一声“

  人到晚年,总喜欢怀旧,总喜欢回忆过去的人和事。这不!前不久我在街上遇到了我初中的老师,我亲切地叫了他一声“肖老师”。老师给我招招手,微微一笑,算是和我打了招呼。我三步并着两步,走近老师的跟前和他握手,说:“老师,你还是那么年轻!”老师说:“你别开玩笑了,老了,真的老了!”我和老师寒暄了几句,老师有事,就先走开了。

  我望着老师远去的背影,他细长的身材,整洁的衣着,轻声的话语,多少年都没有该变。尽管老师已经七十多岁的高龄,他依然是精神矍铄,闪发着青春的光彩。

  记得我读初中的那会儿,他教我们语文。他的语文知识广博,教学水平很高,讲课声情并茂,尤其是老师朗读范文时,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一字一句清晰透彻,抑扬顿挫,此起彼伏,就算你对语文不感兴趣,他也会把你带到课文的情景意境之中,寻求其无穷的乐趣。听老师讲课就仿佛在欣赏美妙动听的乐曲,使人难以忘怀。老师的粉笔字,犹如他的人一样,十分的清秀有力,字字写得是那么工整,一丝不苟。我的语文能力在老师的影响下,日渐长进,每每作业,老师都会留下“优秀”二字。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班上给同学进行讲评,事后并要求我手抄誊写在方格纸上,张贴在教室的后面,供同学们阅读。有时竟遭来某些同学的嫉妒,被撕下扔在地下;有时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时间久了,主动从墙上揭下来,被老师发现,免不了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一顿。

  老师不仅语文教得好,物理也教得特棒。在“文革”的时代,教师极其匮乏,有好多学科没有老师教,老师就主动承担起物理的教学任务。说实在的话,我对物理的兴趣不是很大,学习挺不认真的,老师常常为我开“小灶”。尽管如此,但我还是未能对物理引起浓厚的兴趣,所以我在学习上重文轻理,不求全面发展。老师没有过多的指责我,而是循循善诱,启发引导,调动我学习的热情。我的物理成绩日渐提高,虽然学得不是很优秀,但老师还是表扬了我细微的进步。

  一场“文革”风暴席卷全国上下,同样教育战线也免不了急凤暴雨。老师在那场狂风暴雨肆虐的年代,遭受了一场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残。老师被所谓的“造反派”打成了黑帮分子,戴高帽,挂铁牌,游大街,睡牛棚,被流放边远落后的山村劳动改造。有次我亲眼目睹了老师被揪的情景。他被人捆着“戴高帽”游街的残酷场面,令我浑身打颤。炎热的夏天,毒辣的太阳。老师被一伙所谓的“造反派”反手捆绑着,强行给他“戴高帽”。所谓“戴高帽”,是用竹篾编成的一顶高高的、尖尖的帽子,大约有两尺多高吧,帽子的底部或许编小了,老师戴不进去,有个造反派的骨干,愣是把那顶帽子朝老师的头上往下面摁,竹篾戳破了老师的脸,鲜红的血流了下来。老师没有屈服,没有倒下,坚强如钢。老师带着“高帽”,挂着铁牌,那铁牌是用细铁丝串着,那铁丝深深的嵌进老师瘦弱的脖子里,他没有掉一滴眼泪,没有吭一声,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在老师的背后有个“造反派”的打手,拿着一把竹丝扫帚,瘸着一条腿,一边走,一边高喊“打倒×××”、“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那口号划破长空,那口号威慑人心!我被那场面惊呆!我恐惧,我怀疑,我茫然……这一夜之间老师怎么竟成了黑帮分子?老师怎么竟是个反革命?……老师教书他有罪吗?老师错在哪里?一个涉世不深的学生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这社会怎么了?这帮人怎么这么残酷?心怎么这么恨?他们难道没有受过老师的教育?自古就有“天地君亲师”呀?老师不是受人尊敬的吗?我更多的是沉默!

  但我知道:“文革”中的老师是没有地位的,老师都是“臭老九”,被社会上的一些人看不起。老师对学生教育没有主宰权,上什么学都要推荐。没有文化的领导干部说了算,要谁上学就让谁上学。上中学是这样,上大学也是这样。记得我在初中毕业后,即将要进入高中学校学习,当时“革委会”剥夺了我上高中的权力。一个漆黑的夜晚,阴云密布,没有月光。“人民公社”的喇叭里,接二连三的播报着高中录取的学生名单。我屏住呼吸,竖起两只耳朵,睁大了眼睛,收听广播,一遍,二遍,三遍,完了!名单里没有我的名字,我怀疑是不是我没有听见?是不是广播员把我的名字给漏了?被录取的同学欢呼着,跳跃着,他们高兴的抱在一起。唯有我站在一边,无语,心里十分的纠结。我感谢那个漆黑的夜晚,没有人看到我流泪。

[1] [2] 下一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醉流年莫拈花
下一篇:贪欲就是一把青草

分享到: 收藏


湖北会计网安卓手机app扫描下载
湖北会计网苹果手机app扫描下载